钱志亮:父母不合理的期望 ,正在慢慢伤害孩子

钱志亮:父母不合理的期望 ,正在慢慢伤害孩子

芳芳是一个生长在知识分子家庭的女孩,父母对她的学习都很重视。父亲是某大学数学系教师,对数学尤其重视,数学对他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事,他认为女儿也应如此。

在小学低年级,芳芳的数学成绩还是较好的,但她在做作业与考试时总有这么一种倾向:

非常害怕做错,每道题做完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检查,使做作业的速度非常慢。

到了中年级,这一倾向产生了影响,她的数学成绩开始下降,她成了班中成绩不好的几个学生之一,并因此开始逃学,从而使成绩越来越差。

通过对芳芳的观察与诊断我们发现,她的父母给她造成的压力使她非常担心数学学习上的失败,久而久之,使她对数学产生了焦虑与恐惧。

这种焦虑与恐惧使其注意力不易集中,影响了学习的速度,跟不上教学进度,造成学习成绩下降。

加上其父母没有使用正确的教育方法,经常责骂她,而不是在学习上帮助她,最终使她成为数学上的学业不良儿童。

父母对子女的成长总有或高或低的期望,大多数父母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生命的延续——孩子身上,试图通过孩子来实现自己的抱负,以证明自己本不是无能之辈,只不过当初条件受限制而已。“瞧,我孩子的成功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这些都是正常的现象,但是这些期望往往没有基于分析子女的实际能力,导致父母对子女的期望过高或过低,在强大的思想包袱面前,孩子会产生较大的情绪反应,从而影响学习。

来自家长的期望和压力太大的孩子通常存在着某些情绪或情感问题,而这些情绪或情感问题往往是孩子学习的一些动力,但往往也反过来影响或阻碍学习。

这些情绪和情感问题过程一般包括:

01.第一阶段:焦虑与恐惧

孩子了解到父母无限美好的期望之后会担心不能达到目标或不能克服障碍怎么办,困扰心绪的担心与压力会渐渐地使孩子形成焦虑。

不断的焦虑会使孩子的自尊心与自信心受挫,增加失败感和内疚感,从而形成紧张不安并带有恐惧的情绪状态。

这种过度紧张往往会造成孩子终日处于惶惶不安之中,注意力不易集中,干扰学习所必需的一些能力的发挥,如记忆能力、组织技能等,往往敏感、多虑、缺乏自信心;

在生理上,常因此出现睡眠不好、做噩梦、讲梦话、食欲不振、心悸、多汗、尿频、便秘等症状。

02.第二阶段:逃避或回避

如果第一阶段没有处理好,学业不良会使孩子觉得会让父母太失望,自己的良心受到谴责,从而会更加过度地焦虑,影响孩子的行为、智力及人格等,表现出退缩、过度顺从、逃避、回避等。

他们经常不能完成学习任务,过分敏感,自我评价过低,做事优柔寡断,谨小慎微,忧郁消沉。

由于连续的失败,他们失去了对学习的自信心或自尊心开始不愿上学或逃学回避学业不良的课程,学习状态越来越糟,父母越来越失望,亲子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03.第三阶段:对抗或抑郁

家长越来越多的失望会激起孩子的不满,家长言语、行为的不满会刺激孩子的不良反应,导致越来越紧张的亲子关系:“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对抗,“就是在沉默中灭亡”——抑郁。

浙江“徐力弑母事件”就是最典型的悲剧性反抗案例:当能力平平的徐力感觉到实在满足不了母亲必须考入重点大学的愿望时,他用榔头将生母活活敲死。

徐力的反抗是弑母,更多的孩子选择的可能是拒绝上学、视父母为路人、离家出走等。

有的选择忍受的孩子长期地忍受成绩不良或学业失败,屈辱于自尊心与自信心伤害之中,导致出现抑郁症状,如食欲不振、孤独、懒散、过敏、闷闷不乐等,甚至诱发抑郁症。

“本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没曾想落得个人财两空”。

有多少类似的家庭悲剧在我们周围陆续上演,有多少衣食无忧的祖国花朵在忍受父母精神压力的煎熬与摧残。

难怪有人调侃道:“父母为孩子做好了一切事情,孩子唯一去做的就是替父母挣回点面子!”

当然,“井无压力不出水,人无压力难成器”。

父母对孩子寄予一定的期望是对孩子的一种关爱、一种鼓励,是建立孩子自信心的主渠道,是人之常情。

但是,家长的期望必须根据孩子能力的具体情况来确定,最好的期望值是让孩子稍加努力后就能实现。

就好比摘桃子一样,不用跳就能摘到桃子会使人产生惰性,怎么跳也摘不到桃子会使人失望;努力地使劲跳起来才能摘到桃子富有挑战意义,会使人充满希望,会使人得到锻炼,会培养人的能力,下次跳得更高。

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也是如此:高不可攀会丧失信心,唾手可得会消磨斗志,富于挑战才会催人奋进。

父母对孩子期望过低,会造成许多孩子对自己缺乏信心,自尊心低下:

“连爸爸妈妈都说我不行了,我还行得了吗?”

“我就只有这个能力。”

由此造成孩子怀疑自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甚至自暴自弃,缺乏上进心,导致许多其他问题。

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其实就是对孩子施加的压力,压力太大了或太小了以及没有压力都会毁了孩子,只有恰当地把握分寸才会真正地塑造一代新人。

家长对孩子不妨长短期望相结合:

短期内根据孩子上次或前一阶段的学习情况,提出“跳起来能摘到桃子”的期望,并不时地给予鼓励;

一旦孩子达到目标,家长一定要表现出无比的兴奋与幸福之情,根据家庭情况给予一定的奖励,同时与孩子―起探讨下一步的努力方向;

关于远期期望,可以根据孩子的理想与志向加以适当的引导,并将远期期望分解到无数个短期的期望之中,孩子每前进一步都予以鼓励。

这样,孩子和家长就会有许多的成功、许多的希望、更多的努力、更好的发展。